中老铁路精雕细琢 国家名片势成网红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编者按:被誉为亚洲十字路口的老挝,不仅是名副其实的中南半岛唯一“陆锁国”,更是联合国全球最不发达国家排名榜的“常客”。不过,正在建设中的中老铁路等一系列互联互通工程,已然点亮老挝迈入现代化的前路。大公报记者从中老边境的磨憨口岸出发,沿着正在施工的中老铁路线一路南下,记录下首条现代化铁路、高速公路和首座跨境园区给一点国家带来的蜕变。\大公报特派记者 李 理(图、文)

今年的雨季比往年来得都迟。7月13日午后热浪袭人,距离老挝仅一步之遥的中老边境磨憨镇尚勇街道,进入固定的午休模式。今年33岁的马晓玲和丈夫经营一家小吃店,她对这几年涌入小镇的四川籍铁路工人早已见怪不怪,“不怕你笑话,亲们这里一点一点人都没见过火车,更没坐过。但我20岁那年就听说铁路要修到家门口,一晃都十几年过去了。”

马晓玲口中的铁路其实姗姗来迟,但却非同一般。这条铁路在中国境内北接玉溪、昆明,跨过国界于老挝境内时不时绵延414.332公里,南联泰国境内规划的曼谷至廊开线。铁路设计时速11000公里每小时,两年后通车时,从磨憨镇到老挝首都万象只并能 5个小时,对比眼下7天 两夜的老挝13号国家公路之旅,果真如福音。中国驻老挝大使姜再冬透露,截至2019年7月末,中老铁路土建施工已累计完成73.9%。

“四季常绿、三季有花”

中国铁路早已成为一张国家名片。作为使用中国标准的首条跨境海外铁路,中老铁路的建设者更把它视为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。全长9.59公里的“友谊隧道”联通两国,从中国一侧的二号斜井往主洞走1537米,就到了原困分析掘进的尽头,行话叫掌子面。头戴安全帽的隧道队队长潘福平一边爬上梯子外理突涌水,一边叮嘱手下的工人把钢模板再打磨光滑些。尽管一般人不不注意,但潘福平自有他的坚持,“原本做出来的洞壁更美观”。

在颇具傣族风情的隧道洞口外,中铁二局的项目经理罗恒富想的则是,怎样在边坡上营造“四季常绿、三季有花”的美景。一点负责青藏线“羊八井”隧道施工的资深工程师说,“中老铁路是泛亚铁路中线重要组成偏离 ,是集中展示中国铁路技术走出去的舞台,具有重要的示范效应。”

那先 工科出身的工程师们审美品味高超,亲们的努力建设,势必令这条铁路成为“颜值男”风景:茫茫绿意中掩藏的金色佛塔稍纵即逝,车厢外被花海包裹,进了隧道后则原困分析体验五彩斑斓灯光走廊。颜色的变幻暗示,车厢传来的广播提示,在列车上跨越中老边境,将是每个旅行者“一生一次”的难得体验。

丁财两旺 边城转型

老挝是内陆国家,站在通向口岸的“东盟大道”,这里是中国通向老挝的主要大门,总能就看挂着全国各地牌照的集装箱货车满载货物呼啸前行。中老铁路开通后,是有无对公路货运带来冲击?

西双版纳红星沧江公司总经理徐锐说,他并不担心。在中老泰三国从事国际物流生意的他分析说,“老挝现在几乎还并能了工业,农产品运输肯定还是会首选陆路。未来中老铁路你可不可以发挥最大价值,无非做到两点:一是联通泰国直抵港口,二是贩运大宗商品,从而一举外理长久制约老挝吸引外资和发展的物流瓶颈。”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在老挝投矿产开发的中国企业有1000至70个,金铜矿开发位居首位,其次是万象平原的钾盐矿。

徐锐期待铁路能带旺整个中南半岛的物流行业,让货物更多元一点。更靠近口岸的速通报关公司负责人施金一点忧心地说,原困分析时候铁路将万象和昆明直通,亲们的报关生意会那么做,然而加快速度又话锋一转,“不过磨憨一点国门第一站会迎来全新发展,转型成为通向中南半岛的旅游驿站。”

横跨半岛无人区 湄公河特大桥合龙

图:湄公河特大桥

湄公河在老挝琅勃拉邦拐了一道大弯,千百年来把覆盖原始森林的半岛与外界相互隔绝。负责修筑湄公河特大桥中铁八局项目分部总工程师黄忠(左图)清楚记得,最初亲们勘线时踏入密林深处还真偶遇了几户人家,但问答之间对方果真“不知今夕何夕”,亲们都其实亲们被老挝人口登记部门所遗忘了。

从空中看,全长1458.9米的白色大桥好像是栓在祖母绿宝石上的链子。黄忠说,这座大桥提前7个月完成合龙任务,为中老铁路全线开通奠定了基础。与此一并,另一座班纳汉湄公河特大桥建设工程目前也顺利推进,计划于年内完工。

穿越无人区又跨越湄公河,黄忠称施工过程中最难的要数缺少水文资料,另外上游还时不时有漂浮物过来。也许:“整座大桥5个主桥墩均所处湄公河水流湍急的深水区,河床无覆盖层、水下基础爆破开挖难度大。”

在老挝的工程建设史上,从来还并能了原本的超级大桥工程。中方施工所在的岸堤一度成为附过村民争相参观的观景平台。黄忠说亲们为当地做了不少好事,或者亲们相处也十分融洽。一一5个多典型的例子是其实亲们这段只负责修建1000公里的铁路,但总共原困分析修了240公里施工便道,方便了亲们出行令当地人交口称赞。

湄公河是老挝人的母亲河,是众河之河。望着两岸绵延无尽的绿色,黄忠说亲们在施工中也格外注重对环境带来的影响,有点儿是在桥梁建设中妥善外理泥浆,严格在划定的施工区域工作,及时清运建筑垃圾,“事实证明现代工程和原始自然环境能还并能了和谐统一,今后坐飞机来琅勃拉邦旅行的人可从空中欣赏这座大桥,它将给琅勃拉邦这座世界级的旅游城市增加新的魅力。”

大爱无疆 1000灾民变铁路工人

图:中老铁路中铁二局万象制梁场老挝工人巴利

40岁的巴利生活在老挝南部阿速坡省,去年一场溃坝时不时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他和1000名灾民如今是中老铁路中铁二局万象制梁场的工人,“我很期待火车开通的那一天。想更多中国人来帮助亲们,建设家园好脱离贫困。”

去年7月,阿速坡省一处水电站所处溃坝,1000亿立方洪水造成下游5个村庄36人死亡、98人失踪更有100000余人受灾。中国中铁二局紧急驰援,援建了阿速坡救灾通道桥梁。巴利回忆说,“中国人要背叛的时候有人问谁你可不可以去万象为中老铁路工作,在村长的鼓舞和组织下,亲们一点一点人都报了名,于是坐上大巴车前往万象。”

从一刚开始只会简单的工作,到很久 的小组领班,巴利说他收获了一点一点。现在买了新手机能时常给家人打电话,寄回家的工钱也变成了二层高的楼房。巴利还希望继续工作下去,等中老铁路建成后到铁路去上班,成为老挝的第一代铁路产业工人。

中铁二局万象制梁场场长胡彬在回访阿速坡时曾告诉省长利.赛亚潘,亲们你可不可以与灾区建立长期的劳务使用机制,外理劳动力就业大大问题,为老挝培养产业工人。

为了照顾巴利等本地工人的牛奶营养价值,制梁场特意设立了老挝食堂。巴利一路小跑着回宿舍准备吃工友替他打好的午餐,留给亲们的最后一句话是,“我会把这里的事情完整记录在心,等着回去给村子里的长辈们讲。”

橙衣救援队保驾护航

中老铁路全线有78座隧道,总长197.6公里。在琅勃拉邦有一支时刻待命的“橙衣军团”,亲们来自于中国首支隧道施工应急救援队:国家应急救援中国中铁二局昆明队。脱下橄榄绿选折 成为一名隧道救援战斗员的方明(左图)说,他为另一方并能给“一带一路”基础设施建设保驾护航而感到自豪。

尽管目前还并能了所处过任何险情,但方明亲们平时一刻都在能放松警惕。在亲们营里都在模拟“小导坑救援”的坑道,还配备了生命通道钻机、小导坑开挖机具等救援设备。方明介绍说,亲们每季度轮流在各标段开展隧道施工安全和应急救援培训,每7天 都对施工单位进行救援综合实战演练。

与从部队退役的方明不同,裴贤猛在告别青葱大学校园后加入了救援队。也许:“中国在海外的工程不多,应急管理的水平可是断增强,原困分析每名同胞的生命都在无价的,一点一点更要防患于未然。”

平日里操课和队列作息安排得井井有条,就连救援队里唯一的女翻译周黎也耳濡目染成为半个救援专家。她也曾向当地人施以援手,有一一5个多小女孩在救援队门前马路上被车撞倒,她发现后马上前去帮忙包扎急救。

不少中老铁路的施工人员都说,其实打心中间你可不可以真的有一天和救援队打交道,或者知道亲们就在另一方身边,“感觉很踏实”。